回忆纪念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宣教>回忆与纪念

刘实:潜伏一年多 筹建武汉地下党

发布日期:2009-05-19 11:31

  抗战胜利后,他是最早到汉筹建地下党组织的“三大元老”之一;武汉解放前,他是武汉地下市委核心“五人组”之一;他指挥的工人运动把敌人弄得焦头烂额;他输送的绝密情报,帮助李先念、王震的中原解放军巧脱包围——

  【人物档案】

  姓名:刘实性别:男年龄:85岁

  主要事迹:解放战争中最早派到武汉的地下党员之一,武汉解放前是中共武汉地下市委5名委员之一,主要负责工人运动。解放后历任武汉市总工会副主席、全国总工会组织部长、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部级)。

  3月,在北京朝阳区的一间公寓里,刘实,这位惟一还健在的当年武汉地下党领导成员,接受了晨报记者的专访。

  故事讲到危难之处,刘实面容冷峻,手势不断;战果说到得意之时,刘实面容亲切,笑声爽朗——在他一口夹杂着少许南方口音的普通话的讲述中,当年武汉地下党协助中原解放军粉碎蒋介石30万大军包围的惊险故事开始浮出水面。

  【潜伏】

  蛰伏一年多开辟党组织

  作为抗日战争胜利后最早到武汉的地下党员之一,刘实整整花了一年多时间在武汉潜伏。  

  刘实回忆,1945年12月,中共中央南方局将他从重庆派到武汉做建党工作,当时被派到武汉的还有曾惇和陈克东。

  作为抗战胜利后首批到汉的地下党员,刘实等人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起初,他和曾惇等人在武汉从来没有碰过头。

  刘实的上级联系人是南方局青年组组长刘光。临来武汉前,刘光告诉他:“武汉地下党已经中断了,派你去是开辟工作。”他给了刘实两封介绍信,一封给武汉商会会长陈经畲的儿子陈元植,一封给汉口交通路联营书店经理马仲扬。

  在陈元植的安排下,刘实在汉口义顺泰桐油行修锅炉,不久转到汉昌肥皂厂做修理工,后又通过马仲扬的关系,在汉口老通城豆皮店老板曾厚诚家做家庭教师。

  1947年夏天,上级党组织得知刘实等人在武汉扎下根后,根据斗争形势需要,才安排他们三人第一次见面。刘实、曾惇、陈克东,还有李声簧(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汉俊的儿子),四人成立了湖北省工作委员会。同时成立了武汉市工作委员会,由刘实任书记,主要负责开展武汉工人运动。

  【罢工】

  组织“一一七血案斗争”

  刘实每到一家工厂上班,就发动一大批工人聚集到他身边,短短半年,他和其他地下党员先后在江岸机车车辆厂、一纱厂(后改为国棉六厂)、下新河电厂、联勤总部被服总厂、三十兵工厂、海军工厂等单位发展了进步力量。

  到了1947年秋,武汉许多行业工人都发动过罢工斗争,其中最激烈的罢工运动,是武汉被服总厂的“一一七血案斗争”。

  事情发生在1947年11月7日。此前,汉口联勤总部被服总厂工人因厂方扣发工资,发动了大规模的罢工运动。11月7日,被服厂工人在厂门口集合,到武汉行辕去请愿。厂警追赶请愿队伍,用刺刀、枪托殴打工人。更令人发指的是,厂警竟向工人开枪,当场有两位工人被枪杀,30多人受伤。

  消息传到刘实那里后,他马上和党员邓祥一起联系被服厂进步工人,在被服总厂建立了“一一七血案支援委员会”,设灵堂,举行悼念活动,印发告全市人民书,发动武汉各厂工人示威游行。

  11月16日,一支聚集10多万人,浩浩荡荡的罢工队伍在武汉出现了。队伍打着出丧大游行的名义,提出了严惩凶手、撤职厂长、改善工人待遇等一系列要求,最终迫使当局接受了工人们的合理请求。这就是武汉工运史上有名的“一一七血案斗争”。

  【谍报】

  送出“包围解放区”的绝密情报

  情报工作不是刘实的主要任务,但经过刘实之手传送的一份绝密情报,却帮助中原解放军突破国民党30万大军包围确定了时间和方向,协助造就了解放战争史上赫赫有名的“五师突围”。

  抗战胜利不久,有4名进步青年从重庆辗转到了武汉,经组织安排,由刘实负责管理。4人中的刘绵在武汉行辕机要室谋了份文书职务,负责机要文件收发的盖印。很多要盖章的机密文件他都要经手。

  1947年6月14日,刘绵发现了一份国民党要调动30万兵力对我中原解放区包围突袭的机密文件,按照情报显示,国民党总计10个整编师和第6绥靖区一部21万余人,加上地方部队共30万人,将呈一个半圆形把中原解放区包围起来。情报不仅有围歼中原解放区部队的详细时间,还附有非常详细的兵力部署。

  “这可是天大的事啊!”刘实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份事关解放军生死安危的情报一定要送到中原解放区!而当时曾惇、陈克东和刘实还没有会合,连商量主意的人也没有。另外,刘实是南方局派出的,不是解放区派出来的,与中原解放区没有任何关系,压根儿不知道如何将情报送到我军手里!

  危急之下,刘实把武汉能使用的关系全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起了一个叫岳建中的地下党员。岳认识在汉口美国新闻处工作的地下党员陈枫。三人碰头后,决定由岳建中硬闯解放区。而情报就包在香烟锡箔纸中,钉在他的鞋跟里。

  陈枫帮岳建中弄了一份美国报社的采访介绍信,借此蒙混国民党关卡。对于中原解放军的具体位置,岳建中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一直往北走。到了解放区不知道该找谁,他就一路到处打听,居然将情报送到了中原军区。

  情报来得太及时了!拿到消息后,中原局于6月21日致电党中央,请求主动突围,两天后党中央复电,同意立即突围。就在准备突围的前一天,党中央给郑位三、李先念、王震发电报作了4条突围作战的指示。这就是后来解放战争史上赫赫有名的“五师突围”。

  【危机】

  党组织遭破坏险些被抓

  发生在武汉解放11个月前的“武昌红十字会补习学校遭破坏事件”,是一次致使武汉地下党遭遇最严重破坏的事件(详见晨报3月20日报道)。而刘实就是被叛徒供出的。

  武昌红十字会补习学校的英语教员肖惠,是地下党青年战线的职业青年组组长。他本来是由地下党员杜子才领导,后来改由刘实领导。

  1948年6月,肖惠所领导的青年读书小组活动过于暴露,被特务跟踪,多名组员被逮捕,并供出肖惠。又有叛徒供出刘实和杜子才。于是,特务派出大队人马到码头寻找刘、杜等人。

  刘实的处境非常危险,因为他身高一米八几,比较高,眼睛下面有个疤,很好辨认。而有些叛徒虽然不知道刘实的真实姓名和住处,但也都供出了刘实的相貌。组织上决定安排刘实暂时离开武汉去香港避避风头。

  武汉解放前夕,刘实冒着被叛徒认出的危险,偷偷回到武汉继续开展工作,直到最后迎来武汉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