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纪念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宣教>回忆与纪念

外孙追忆李汉俊在武汉的革命点滴——“外公是个彻底的马克思主义者!”

发布日期:2011-05-23

  

  1920年,李汉俊、李书城(后排左二、三)与结亲及孩子们在上海

  

  李汉俊

  

  甘子久追忆外公

  在中共党史上,“南陈北李,相约建党”为人津津乐道。殊不知,在建党初期,一位在武汉斗争、生活过的湖北人对传播马克思主义起到了开山启蒙的作用,他就是被董必武称作“马克思主义老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认为是中共党内“最有理论修养的同志”——中共一大十三位代表之一的李汉俊。

  李汉俊,湖北潜江人,长兄李书城是国民党元老、新中国第一任农业部长,中共“一大”就是在上海李书城家中召开的。

  李汉俊有一子两女,昨日,记者走访了他的长女李声馥的长子,即李汉俊的外孙、今年70岁的甘子久。30年来,甘先生遍访外公生前战友、同仁、学生及相关文史研究专家,他为记者还原了一位真实的建党先驱。

  党内“最有理论修养的同志”

  甘子久介绍,李汉俊1890年出生于湖北潜江,14岁随兄长李书城留学日本,从中学读到大学,1918年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同年回国。

  李汉俊早年推荐茅盾加入中国共产党,茅盾曾回忆说:“(李)学的是工科,日文很好,甚至日本人也钦佩。又通英、德、法三国文字。德文说得极流利,这与他学工科有关,法文英文也能读能译。”

  在日期间,李汉俊就留意蓬勃兴起的社会主义思潮,阅读大量马克思、恩格斯原著。回国后的他积极从事著述和马、恩原著翻译工作,创办《劳动界》周刊,并参与主编《新青年》、《星期评论》等进步刊物。

  1920年,李汉俊和陈独秀等先后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上海共产党小组。陈独秀离开上海后,李汉俊出任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代书记。

  指导武汉成立湖北首个共产主义小组   

  中国共产党武汉早期组织就是在李汉俊的亲自指导下建立的。

  1919年,李汉俊认识了到上海寻找救国之路的董必武,积极向这位湖北老乡宣传马克思主义。多年以后,董必武在回忆中谈道:“当时社会上有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日本的合作主义等,各种主义在头脑中打仗。李汉俊来了,把头绪理出来了,说要搞马克思主义。”“李汉俊是我的马克思主义老师”。

  李汉俊先是写信给董必武,后又亲自回武汉介绍董必武加入共产党。董必武回忆说:“1920年,李汉俊计划在上海帮助建立中国共产党,并到武汉来同我商量,我决定参加,并负责筹组党的湖北支部的基础。”1920年秋,董必武与陈潭秋等发起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武汉早期组织。   

  “研究马克思主义,主要是投身工人运动”   

  对1921年中共一大的历史记载很多,甘子久介绍,因为与陈独秀、张国焘意见不合,李汉俊于1922年初离开党中央,离沪抵汉,在武昌高等师范(武汉大学前身)任历史社会学系主任。

  5月,董必武从鄂西返回武汉,得知李汉俊在汉,立即前往,同志相见,欣喜万分,当即邀请他参加中共武汉地方委员会活动。李汉俊欣然接受,担任了武汉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妇女运动委员会和社会教育委员会委员,负责指导武汉地区的妇女运动与社会教育运动。

  李汉俊还在汉口、武昌建立马克思主义学说研讨会,“每个星期开会一次,他轮流到会指导”。

  有一位叫刘弄潮的青年学生,1922年因参加成都学潮遭到通缉,李汉俊将他接到家里住。刘弄潮回忆,“我当时未成年,想到马上要见到早已倾慕的革命学者,不由得心里发慌。正惶恐不安时,汉俊同志进来了。身材不高,穿着一件旧棉袍,戴着深度近视眼镜,像一个乡下教书先生,说来也奇怪,我紧张的情绪顿时消失了”。

  有一次,他指着满架的书籍对刘说:“研究马克思主义,不能光从这些经典著作里去寻求,主要是投身到工人运动中去,做到言行一致。”他还把刘介绍给施洋等人,希望他在实际斗争中和工人们打成一片。在李汉俊的帮助和影响下,后来刘弄潮以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的身份和成都学生联合会代表的名义,前往参加了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典礼。   

  领导京汉铁路大罢工

  1923年京汉铁路大罢工和震惊中外的武汉“二七惨案”,是因成立全路总工会而引发。京汉铁路是南北交通大动脉,党成立后,派大量干部发动工人组织工会,并决定于2月1日在郑州举行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

  1月30日夜晚,李汉俊带领武昌高师历史社会学系学生任开国、赵春珊等四人到江岸车站,随同林育南、陈潭秋、施洋等一同前往郑州。

  到郑州后,任开国、赵春珊等见各地代表都带有礼物,觉得也应送一份表示武汉学生的心愿。李汉俊欣然同意,他们一起筹钱,买了五尺红绫,按施洋的意见,写上了“大地赤化”,献给工会。

  大会成立当天,遭到反动军警的镇压。当晚,总工会党团紧急决定,将总工会迁到汉口江岸,于2月4日举行京汉铁路工人总同盟罢工,回击反动军阀的镇压。罢工汽笛在汉口拉响后,李汉俊奔走于武昌、汉口之间,参加工人会议商讨斗争策略,并和正在武汉讲学的李大钊联系,研究情况。

  “二七惨案”后,李汉俊怀着悲愤心情,去北京李书城处暂避。尽管身处险境,李汉俊仍然组织京汉铁路工人代表联络鄂籍议员胡鄂公等,提出弹劾吴佩孚野蛮镇压京汉铁路工人、解散京汉铁路总工会案,揭露吴佩孚的反动面目。同时他积极奔走,要求公布工会法,以法律形式给予工人合法地位。   

  对子女家教严格   

  1926年北伐战争后,李汉俊协助董必武迎接北伐军,倡导湖北政权建设。李汉俊还协助毛泽东在武汉主办了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1927年12月17日,军阀胡宗铎将李汉俊杀害于汉口济生三马路空场,享年37岁。

  讲到这,甘先生不胜唏嘘。他说,母亲李声馥常回忆,李对子女要求很严。“那个时候家里吃饭的人很多,有父亲的同事,有父亲的学生,经常开两桌饭。有一次装饭的大木甑放在饭桌上,我想盛饭够不着,这时候有位客人过来想帮我盛饭,可是父亲阻止客人说,小孩子要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然后要我搬个小板凳自己站在小板凳上盛饭。”

  李汉俊的独立精神影响了李声馥一生,她年幼丧母,十岁丧父,可是一生自立自强。

  有一次甘子久问外婆陈静珠,“外公做了那么大的事情,可是家里为什么这么穷,有人说他和您结婚的时候,穿的西装还是借他哥哥李书城的?”外婆告诉他,“你外公来往的人多,家里吃饭的人多,他还经常在经济上资助学生,自己也没有留下什么钱”。

  回忆跨越80余年历史,甘先生感慨万分。他说,如果1927年外公能够躲过反动派的屠刀,他定会像茅盾说的那样,“对革命作出更大的贡献”。(记者 周海滨)